VG俱乐部_电竞圈_竞彩网

  原标题:做过微商、卖过牛肉干,开过出租车……10年前的选秀冠军,靠剧本杀“复活”

  剧本杀是2021年最大的风口之一,带动了行业发展,也“救活”了段林希。

  段林希有个更出名的称号——2011届快女冠军。

  段林希的名字曾消失过很长一段时间。直到她找到了事业的“第二春”,开了家剧本杀店并做起了DM(剧本杀中的主持人)。笑容重回她的脸上:“感觉我又活了。”

  见到段林希的那个下午,她与经纪人守在店中,接受完采访,她又要马不停蹄带本。

  在被冠以《快乐女声》总冠军标签后的漫长人生里,段林希用了十年,终于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生活。

  昔日快女冠军做DM

  剧本杀店像枝丫一样蔓延生长,在2021年开遍了北京的各个角落。

  无数人嗅到商机,开起了剧本杀店,其中包括曾经的快女冠军段林希。

  即便还是新店,这家坐落于北京建外SOHO商区,以姐妹四人姓名谐音组成的“吉丽段金”剧本杀店已经生意红火。如果不提前预约,周末的场次已经玩不到了。当然更多的玩家冲着段林希而来,毕竟从万人瞩目的舞台到接地气的DM,无论是否是粉丝,都有着猎奇的心态。

  “我的优势就是亲切。”聊到关于剧本杀的内容,段林希大笑,神采飞扬。“以前不开店,我每天想的是怎么找活动,好多都是没有意义的事,像个傀儡一样,开店后特别充实,充实得都没有时间休息。”

  “吉丽段金”剧本杀店是6月初开的,段林希是老板之一,合伙人还有同为2011届快女的喻佳丽、金银玲,以及青年作家文吉儿。不同于其他剧本杀店,这家“明星店”的老板不在幕后,而是以DM的身份与玩家近距离接触。

  开店主意是喻佳丽“撺掇”的。2020年,几个朋友一起打了几次剧本杀,喻佳丽觉得,大家身边有那么多艺人朋友,那么爱玩,不如直接开一家。“生意肯定不差。”喻佳丽预判。

  5月开始筹备,不到一个月就开业。“喻佳丽执行力特别高,我反而是被推着走的。”段林希回忆,“开始我是懵的,喻佳丽盯着你、催着你,硬把我逼成了DM。”

  启信宝显示,北京吉丽段金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最大股东是刘力,持股30%,罗文强持股26%,金银玲持股24%,段林希持股20%。

  聊起分工,段林希表示,喻佳丽是店里的大主管,前期店内缺人手,两人都顶上做DM,最忙时一天连带5桌。“我的心路历程是什么?从一个完全不懂剧本杀的人变成DM很有意思,玩剧本杀,自己可以演绎别人的人生,而且可以说谎!”

  有表演经验的段林希做DM有天然优势。平台评价中,不少玩家都提到了DM身份的段林希。“控场扶车节奏特别好,复盘的时候讲解很清晰”“欢乐中不失专业”“段哥很活泼,带动感很强,很会营造气氛”。

  段林希也是下了功夫的。为了搞明白剧情,她曾经连着一星期从早到晚都去打本学习。“带本之前,不仅要看主持人手册,还要各种对比看玩家的角色,什么时候该扶车、加难度,想办法改本等都是DM要做的。”

  感觉自己又活起来了

  在被冠以《快乐女声》总冠军的十年后,段林希终于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生活。这一刻,对面那个瘦小单薄却眼神明亮的女孩,不再是被束缚、被符号化的冠军明星,而是一个会为了领到3000元工资而开心激动的普通人。

  要迈过这道坎,段林希用了整整十年。

  这十年里,她经历了一夜成名的惊喜和梦幻,浸染过名利场的歌红酒绿,也面对过跌落低谷的迷茫和酒肉朋友的一哄而散。她还做过微商、出租车司机,卖过牛肉干和玉石。

  段林希并不掩饰对当下这种生活状态的喜欢。做DM是真的累,但也有趣。

  最开始成为一名DM时,段林希也曾倍感受挫。“当很多人认识你时,无论展示哪一面,大家都会去迎合你;但当一群完全不认识你的人在一起,你想要主动活跃气氛,他们完全是另一种反应,这时候你就得硬着头皮去缓和氛围,逼自己去面对VG俱乐部_电竞圈_竞彩网,现在作为DM的我已经能很好应对了。”

  没有商演时,段林希会在店里呆一整天。“早上11点过来,晚上1~2点结束,回家溜溜狗,差不多3点睡觉”,这种真切为生活奔波的累让她感到踏实。

  “商演那种累是紧绷着一根神经的累,会一直盯着,不允许自己出任何的错误。做DM是每天不仅要说很多话,还要动脑子,很考验反应能力。玩剧本杀真的有助于睡眠,我以前经常失眠,现在回去基本上就睡了。”段林希说。

  一切都在慢慢步入正轨。对于段林希而言,最赚钱的依旧是商演,但由于疫情影响,商演很难找到,之前谈好的也都取消了。

  “得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我经常给自己洗脑,让自己乐观起来,都会变好的。”说到这里,段林希话锋一转,忽然大笑着:“想当年我可是…哈哈哈,嗨,好汉不提当年勇,赚钱!”

  最后一根稻草

  如果可以让你重新做一次选择,你会选择成为快女冠军,还是做一个开心唱歌的平凡人?

  “会很纠结。人都会想体验不同的人生,如果没有那些起起落落,我也不会是现在的自己,我不后悔。但也会想,如果没有参加比赛,我可能就真的平平淡淡过一生,经历不了那么丰富的东西,永远在小地方待着。所以我觉得还是一定要出来、要经历。”

  再次谈起那个让她走向不平凡的夏天,段林希已经能坦然聊起快女冠军带给她的荣光,以及大起大落背后的奚落与嘲讽。

  十年前,这个当时才21岁的女孩一夜之间过上了明星的生活,也曾忙碌充实过。但名利光环的魔法终究会消失,娱乐圈始终是资本掌控的圈子,这一点段林希深有体会。

  “2013年下半年活动、收入就开始锐减,但当时我觉得不会持续很久,以为是行业行情不好,自己也没有做任何改变,也不知道从哪里改变,就等着。”

  等待并没有带来好运。2015年成了段林希人生中又一次转折点,她下定决心离开北京,“再也不碰音乐”。

  “当时选择离开,就觉得我可能真的不适合这个圈子,我就不应该唱歌。最开始唱歌我很快乐很舒服,但参加比赛后,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,我反而不会唱了VG俱乐部_电竞圈_竞彩网,开始自我怀疑。”

  彼时,25岁的她 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”。段林希只记得,自己打包了所有行李,妈妈和后爸到北京接了她。“其实到现在我也没找到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,可能就是一点点积累的吧。”

  回到云南,很长一段时间,段林希把自己关在家里,不去见人,不碰吉他,排斥唱歌。“那个时候我非常害怕见人,因为很多东西解释不清楚。”在最低落时,她从不和外人说当时获得冠军的场景, “后来我舅舅、朋友就一直坚持开导我,我才走出来”。

  你停了就真没人要了

  满分100分,70分是段林希对当下生活满意度的评分。

  “唯一欠缺的是我的事业和挣钱,理想状态是实现财务自由。”做回普通人的段林希,有着和千千万万打工人一样想努力赚钱的梦想。

  2017年,段林希决定重新回到北京。原因现实又简单:因为在云南赚不到钱。

  “我可能不是做生意的料,曾经尝试了很多谋生的方法,但总有那么一刻发现还是放不下音乐。这种东西根本无法克制,最后我想着要在30岁之前给自己一个交代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

  带着10万元,27岁的段林希重新回到了北京,其实并没有做好准备,但她心想,肯定不会饿死。但现实远比想象中艰难,尤其是在“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”的娱乐圈。

  她不明白VG俱乐部_电竞圈_竞彩网,自己就停了两年,再回来怎么就真的没有人要了?“当时我也责怪过自己(2015年)为什么要回去。娱乐圈特别现实,在你停了后就把你pass掉了。”

  段林希明显感觉到了和身边朋友的断层,大城市的节奏太快了,聊天中的新词她get不到了,要改变的东西太多。这种不知所措,落在朋友眼中成了“你变化好大,变得内向沉默了”。

  10万块钱很快被用完了,一部分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,一部分用来做了新歌《小丑》,但反响一般。看着下一季度的房租,段林希清楚,自己必须想办法去赚钱。

  “首先肯定是翻翻通讯录,找找以前圈子里的经纪人朋友,挨个联系,约大家出来吃吃饭,看有没有工作可以帮忙推一推。但曾经那些围在身边的朋友大部分都不在了,有些人连微信都不回了。”

  段林希不再去想自己是否适合这个圈子,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待,只是换种方式。在重回北京的这三年,找商演、兼职、想办法发歌、开抖音……她做了各种尝试。

  如今,住在北京南五环的段林希正准备换一个房子,想住得稍微近一点。“房租要一个月5000,我有点担心,但佳丽说这样更有动力挣钱了。我的规划就是把剧本杀店做大做强,同时写歌、发歌。”

  经历了这么多后,段林希坦言自己变得“有眼力劲了”。小时候那个崇拜大人什么都懂的小姑娘,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见解和思想。“2017年,我后爸说发现我成熟了很多,那一刻,我忽然觉得,我长大了。”

责任编辑:蒋晓桐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恐龙直播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恐龙直播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